• 古越,天飘雪

    1.0B348E538847742C14519B0FC8DDA497_副本

    刘春文

    伴随着气象台预报,前些天,小伙伴都在盼雪。

    “一场大雪,正急着赶来,就像赶赴约会的少男,又要我来,又不让我乱来,我到底是来还是不来。”“整个南通都在等雪,就像隔壁老王深情的等待。”“整个上海都在等雪,就像一个初恋的少女等待男友……”

    在网友的一片调侃之中,古越,昨天下午终于也飘雪了。

    “哦,下雪了!”单位同事的正读二年级的女儿放学回来欢天喜地地播报着这个天降的喜讯,那是一个久违的期待,这场雪让人足足等了一天一夜了。长兴的朋友前天就邀请我去赏雪吃火锅,朋友圈很多地方已是一片冰雪,昨天上午的西湖也成了冰雪美人,“踏雪寻梅”刷爆了朋友圈。为了配合暴雪的到来,许多地方的教育局早早拟发了听课的预报和通知。

    太多的期待,太多的渴盼,这雪如果真不来,那不是让太多的人乱了阵脚乱了方寸。于是从最初的欣然期盼到最终的心生埋怨,埋怨这雪太忽悠人,玩声东击西,埋怨天气预报的不足信。看来这雪要是真不来,还真有点过意不去了。太多的期待,往往承载太多的失望。“期望越高,失望越大”,莫非说的就是就是这个心结。

    昨天傍晚回去的时候还是雨夹雪,就是天真的很冷了。寒风透过裹着的围巾,丝丝钻到脸上,只觉刺骨的疼痛。吃着热腾腾的饭,围着连续剧,此时真不想出去了,美其名曰的健身,因为天气,刚好也为自己找到一个懈怠的理由,而且显得如此的冠冕堂皇,至少可以让自己的内心过得去,没有丝毫的自责。我总以为那只是雨夹雪,丝毫感觉不到一场大雪真紧锣密鼓的向古越袭来,更没想到古越大地一夜之间会银装素裹。

    早上一觉醒来,抱着好奇我打开窗,映入眼帘的一幕则将先前的人们的期待变成了现实。就在我睡梦中时候,寒风与冰雪经过一晚上的劳作,已将各类杰作悉心打造好,安放在古越大地的每个角落。屋顶上均匀地铺盖,偶尔露出些黑色,黑白相间,与天际浑然一体。嶙峋的枝条缠满白银,绿树上点缀着白色的绒球,一个个花盘托举着一捧捧沉甸甸的冰花,大地一片肃穆,没有喧嚣,没有肮脏,静谧而美好。

    “昨夜的一场雪,让今晨的绍兴白雪皑皑!如果你在路上,你会看到温暖的一幕!冰雪天气,我们在这里守护你的安全!”一大早,收到交警部门的信息通知,心里暖暖的。局单位工作群里办公室昨晚就开始组织大家第二天早上扫雪,一大早就在局长的亲自率领下,一大批人在建功中学门口的路上铲除路上的冰雪,毕竟许多路上只有一个环卫工人的确忙不过来。困难当头,事事考虑民生的安全,这是一种格局一种气度。街上时不时出现穿着黄背心的扫雪的环卫工人,但更多的是自发的单位干事,以及那些热情的居民。

    下雪之所以让人喜欢,许多时候还在于它有一种独特的功效,那就是粉饰一切,让一切暂时祥和宁静。

    下雪天的环城河依旧波澜不惊,在河边白雪的映衬下显得越加的委婉含蓄,只是经历了风雨雪的吹刮,河面上飘满了落叶与各种碎屑。一条蓝色的独木舟上,一个竹篓,一支船桨,一根长杆的网兜,这就是老人的全部行当,一身带帽的黑色的羽绒服,一双灰色的棉手套,老人一大早就这么独自一人驾一条小舟,一网兜一网兜得清理着河道。亭台边的乌篷船依旧整齐地排列着,与那红灯笼、与那亭子含情脉脉默默相对。

    “明月清风此夜,小桥流水人家”,此时的秋风亭,对着那小桥,对着那流水,正倾诉着古越的千年传奇。

    每一个期待都孕育一个传奇,白雪下的古越不正孕育着一个新的传奇,心怀期待,满载渴盼。

                                                      2018.1.26

    qrcode_for_gh_15065eceb1aa_860

     

     

     

     

     

     

     

    时间:2018-01-26  热度:612℃  分类:未分类  标签: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