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听心的呼吸


聆听心的呼吸


刘春文

 

不知为何,此时,心陡然被莫名地伤害了……

总以为别人很需要自己,于是把自己看得如圣母下凡,全身心地倾注自己所有,以致精力交瘁。而理由仅仅是对方几句动听的言语,然而单纯的我竟然全信了。

太把别人当回事,伤害的往往是自己。每一件事,在还没发生之前,我往往想的是别人需要什么,可能会发生什么,如果这样做可能会伤害到什么,凡此种种,唯独没有想过自己,万一事情从另一个角度发展,那么到时自己将会何去何从?我从没考虑,我只在乎对方的心理,往往忽略了自己。多少次,自己已是伤痕累累,但当时当地,与自己一起痛苦的还有别人,我竟然会把自己放在一边,回头去安慰别人。直到夜深人静,一个人独自面对的时候,才发现此时的自己已是伤痕累累,我奉献了一切,彻头彻尾,毫无保留,以致一无所有。

我喜欢真诚待人,同样喜欢别人以真诚回报。我容不下别人的任何虚伪与狡辩,更不容许别人的任何托辞。你可以拒绝,但千万别忽悠,更不要故作糊涂。不要因为自己的一时心血来潮,于是海阔天空,拿别人消遣,别人当你是朋友,把你的每一句话都奉为神明。如果两人的约定,你转身即忘。别人却傻傻地为你守候,那么结果又会怎样呢?如果你此时再读《陈太丘与友期》,也能理解期间的友人便怒:“非人哉!与人期行,相委而去“非人哉!”如果错在对方,虽是无礼,却也可解。但前提不是如元方所曰:“君与家君期日中。日中不至,则是无信;对子骂父,则是无礼。”如果错在自己,也就没有伤心与责备的缘由了。

遗憾的是两人之前有约,却到了时间,待一方去问,另一方却告知自己来过却已经回了,理由是埋怨对方太迟了。然而自己无论是到了还是离去都没告知对方,只是简单的以外界的任何变化为缘由。而当一方出去的时候,对方却告知自己已改为另一种行动方式了。既然如此,起初的约定还要什么?如果你不喜欢对方,或者压根儿不想去实践,那么索性直接拒绝,也不要将承诺挂在那里,毕竟对方是把你当回事,把约定当做计划准备付诸实施的。这样的失约,对人的伤害又是什么呢?

为了赴约,别人斗胆前往,克服了重重心理障碍,此时当对方向你发出求助的时候,至少此时她的心中需要你,然而你依旧沉浸在自己的快乐之中,无视对方的任何信息,当对方辛苦赶到,看到的依旧是你的漠视与冷淡,甚至无动于衷,那么这样的见面价值又何在?为了回答而回答,而不是承诺而实践,此时伤害的又是什么呢?也许你会说对方怎么会这样想,但你试着换位思考,当你被对方漠视的时候,你的味道是什么?毕竟人家过来不是来看你的背影,更不是一起来看热闹,与其不方便索性直接告诉对方,或者你已经发现不方便,就直接提前挪个地方说几句话,也不会引起彼此的误解。你以为别人都懂你,但别人未必都真懂你,而是真真实实被你伤害了。

心有时很小,小的容不下一根针;心有时很大,大的可以容得下整个宇宙。但前提是彼此相知相惜。

每个人都以自己的思维方式衡量对方,那么往往总会产生差距;每个人都已自己的生活阅历度量对方,那么一定是困惑与不解。

男人不能以自己的方式去想象女人,女人不能以自己的行为方式要求男人。期间的差距怎是一句话能解释。即使同时男人与女人,也未必能走近对方的心理。心累,莫非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莫名地心情陡然降到冰点,而对方却毫无察觉,一个人静静地敲击文字,对方却正是喜笑颜开,人的心境又怎会一样。

有缘走在一起,那一定是心的默契,灵的契合。彼此无需太多的言语,却一定感觉对方已在眼前,或者此时对方正在想什么,或者需要什么?人的第六感觉在一定的程度上解读了什么是“默契”。

其实真没有天荒地老的爱情,只要彼此能相知相惜,能拥有那么一份默契,此人就已走近你的生命里,安放在你灵魂的深处了。

                                                                 2016.6.6.22:54